抖出一个郭德纲

2019-04-29 12:14:02

抖出一个郭德纲 2005年冬天,一个叫做“郭德纲”的名字仿佛一夜之间蹿红了大江南北他曾在保利剧院创造了返场22次的奇迹,成为相声界的神话神话的创造者,是那个叫王惠的女子 郭德纲现在有无数“钢丝”,而资深钢丝则自封为“不锈钢丝”很少有人知道,成名之前,郭德纲和所有的北漂一样经历过艰难的闯荡:面对过台下只有一个观众的尴尬,经历过身无分文的窘境 在落魄京城时,是他的大鼓名角妻子王惠放弃自己的事业,陪他一起走过风风雨雨,一路跋涉向前一次,某电视台女记者采访他,“您现在身价多少啊”郭德纲回答:“老婆说不让我和女的说”现场一片大笑有“怕老婆”之称的郭德纲对老婆赞不绝口:“我们俩应该算得上绝配” 被准岳父赶出家门 王惠从小学习鼓曲,14岁就红遍天津用郭德纲的话说“人家出名时,我还嘛也不是”1997年,郭德纲去河北保定演出,随团的有王惠,虽然大名早闻,但郭德纲没想到她竟如此年轻,比自己还小一岁   虽是名角,但王惠热情开朗、平和朴实,给郭德纲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演出转场时,郭德纲帮王惠拎行李箱,照顾她上下车,细微的关怀令王惠心里很温暖,两人很快熟悉起来   回到天津,郭德纲与王惠开始了来往,谁有什么演出,都会邀对方捧场有时王惠去外地演出,也会为郭德纲争取一个名额活泼开朗的王惠像一缕阳光,将郭德纲心头的苦闷和阴霾驱散得一干二净,与她在一起,郭德纲感到生活从未有过的美好那时郭德纲默默无闻,收入很低,前途的迷茫让他苦闷不已而且,他离过婚,有一儿子,两人条件差距太大因此,郭德纲只得把这份感情压在心里   有一天,仿佛有一种心灵感应,郭德纲拨通了王惠的手机,还未开口,电话那头传来了王惠有气无力的声音:“我在郑州演出,病倒了……”郭德纲心揪紧了,他说:“你等着,我马上来看你”   放下电话,郭德纲连夜从天津赶往郑州,第二天凌晨5点,当他风尘扑扑赶到她面前,王惠流下了激动的泪水王惠在医院里住了两天,郭德纲形影不离地守护了两天两天后,郭德纲与身体康复的王惠一起回到了天津,他鼓足勇气对王惠表白了爱慕之情就在这一次,王惠知道了他的往事 郭德纲的热心和才华早已深深地打动了王惠,但她没想到他离过婚,还有孩子她一个大姑娘可不想一结婚就给别人当后妈然而,她发现自己又离不开郭德纲,这种两难的抉择让她非常痛苦 经过慎重地思考之后,她想:这么好一个人,离过一次婚又有什么关系呢既然他的爱是真诚的,为什么要拒绝呢就这样,王惠接受了郭德纲   而王惠的父母坚决反对女儿与郭德纲来往郭德纲来家里做客,两位老人委婉地要求郭德纲不要“纠缠”王惠1999年中秋节,郭德纲买了月饼和水果看望王家父母,没坐多久,王家父母就下了逐客令见郭德纲迟迟没有离开的意思,两位老人连推带搡地把他推出门,并把他带来的礼物扔在门外,警告他以后不要再到他们家里来   既然王家父母坚决不接纳自己,自己又何必死皮赖脸维持这段感情郭德纲不顾王惠的泪眼,忍痛提出分手1999年底,郭德纲辞去文化馆的工作,带着一颗破碎的心来到北京 找到了北京,却找不到北 在人才济济的北京,郭德纲这样的相声演员根本没有登台的机会,他只得到一家小茶馆里说相声糊口郭德纲的落魄是王惠远远想象不到的由于老板拖欠工资,郭德纲连房租也交不上,房东敲门来收房租了,他躲在房间的角落里,不敢出声,一直躲到半夜,才翻墙出去找东西吃   有一天演出完了,累得一身汗,公共汽车也收班了“有一黑车趴活的,问去哪我说去大兴,他说走吧,我说我没钱,就两块多,我有一表给你吧他一听,扭头就走了我都没嫌他是黑车,他担心我这是假表呢怎么办呢往前走吧看到门口一个卖包子的,我一琢磨这是个力气活,得吃饱了两块多钱买几个包子全吃了然后顺着大桥走,走在桥中间时,车子一辆跟一辆地呼啸而过我看了看天,真应了那句话——几点繁星,一弯残月我这眼泪哗哗地就流下来了凌晨4点钟,我才走到家,脚上已经磨得全是泡了”   躺在漆黑的小屋里,王惠的身影不停地在他脑海里浮现,他发现自己对王惠还是难以释怀,但他们已经分手了,他不能再回头黑暗中,酸涩的泪流满他的脸……   第二天,郭德纲茫然地坐在马路边,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了他的视线,那不是王惠吗王惠也看到了郭德纲,两人飞快地迎过去,没有言语,紧紧拥抱在一起   郭德纲带着王惠去了他的小屋王惠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房间里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什么都没有,桌子上放着几个干硬的冷馒头……这一切让王惠心痛如割,她流着泪求郭德纲:“你跟我回天津吧,我不忍心让你在这里受苦如果我父母再反对,我就把户口簿偷出来和你登记结婚!”   郭德纲紧紧捉住王惠的手,感动得流下眼泪,却说:“就这样灰溜溜地回去,所有人都会看不起我”郭德纲的固执让王惠无可奈何,她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留给了他,含着泪回到了天津   那时候相声很不景气,连专业相声演员都鲜有演出,郭德纲所在的茶馆生意更是萧条“最惨的时候,台下只有一个观众说到一半,台下这大爷手机还响了,台上就停了,看着他接电话他觉得不好意思,对不起对不起,听相声呢,对不起,您接着说现在说这个,大伙哈哈笑,当时是很辛酸的事”2001年秋天,善解人意的王惠带着郭德纲儿子来北京看他,父子俩紧紧拥抱在一起这一幕让王惠泪眼迷离,父子俩相距不远,相见却这么难,要是他们结了婚,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就好了王惠下定决心,她要来到北京,和他一起奋斗 两人从前门一直走到了王府井,沿途每路过一家茶楼,王惠都要带郭德纲进去看一看:“你看,这里不是有人在说相声吗也许别人比我们更难,但人家在坚持”   王惠放弃自己的大鼓专业,一头扎进相声的海洋里,为郭德纲收集了300多段传统相声段子,郭德纲自己动手改编,融入一些现代元素,然后在家里表演,王惠成为他唯一的观众不满意的地方,夫妻俩一起修改   2002年底,郭德纲与几个同行成立了“德云社”曲艺团体,由他和两个同行每天说专场相声因为没有知名度,来德云社听相声的观众寥寥无几,每天收入少得可怜很快,德云社快撑不下去了王惠和郭德纲一样焦急,如果德云社垮了,对郭德纲的打击该是多么大啊!也许他从此将彻底告别相声舞台王惠把自己的夏利车卖掉了,那是父亲送给她的礼物当郭德纲知道这笔钱的来历后,坚决不肯接受:“你已经帮我太多了,这钱我不能要”王惠急了:“那这笔钱就当是我日后的嫁妆好了”郭德纲只有含泪接过钱 有了这笔钱的支撑,德云社度过了最艰难的阶段,听相声的观众渐渐多了起来“说句良心话,我因为这件事挺感动的,她那钱确实救了急了,后来经济逐渐好转,我赚了多少钱就把多少钱给她直到如今,我身上也不带钱,这点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这回要是饿了,连吃包子的钱都没有了” 两人的爱情也随着事业好转瓜熟蒂落2003年夏天,他们举行了婚礼也许新婚大喜给郭德纲带来了好运气,这个从民间走出来的草根演员,开始登上大雅之堂 夫妻剧场 出名之前,郭德纲还能经常和王惠拉着狗出去遛一圈,逛个市场买点菜,顺道再买两张新出的影碟回家之后,一起做饭,吃完饭再沏点茶看看电视,挺舒服的“真的很怀念那个时候,现在完全没那个闲空了” 在郭德纲眼里,王惠是个急脾气“有时候早上一睁眼,就急了,说:‘我昨天做了一个梦,你跟谁怎么怎么样了’这好,没地儿说理去有时看一电视剧,她看着看着,打谁那儿就能联想到我这儿来好多时候,有什么事她还不说,希望我能够猜到,那谁猜得着啊这种很天真、很善良的人比较好哄” 她有时候闹起来了,半夜里就要收拾东西回天津“这时,你千万不能理她,越拦她越来劲你就看着她打从这屋归置归置上那屋去,那屋归置归置完再上这屋来到最后,半夜三更的,她把家全收拾干净了,又说不走了所以,你就等着她闹,她发脾气有时十几分钟,有时一格,没准,多等五分钟算什么呢,说一会闹一会也就没事了,得了得了,算了吧,我错了,这是家常便饭她父亲心脑血管梗塞去世了,所以,当她折腾完了时,我会对她说: ‘我得管你,我既是你的老公,还有一半也是你爸爸’有时候过一会儿她自己忘了,很融洽” 很多人猜测,一个在台上能说会道的人,在家一定会哄老婆,现实与此恰恰相反“台上说多了,在家想歇会儿有时候觉得两口子,未必非得每天五彩斑斓的,平平淡淡,倒有它的另一种幸福在里面她脾气不好吧,但她很关心人,瞪眼喊着闹着,她也把你爱吃的东西弄来,要穿的衣服准备好夜里她醒了,渴了,我去接杯水很多东西都是心有灵犀,都在自己心里装着” 王惠说:“现在我基本上就是他的保姆:早晨八九点钟,他起床以后就坐在电脑前先是上网,然后是弄他自己的活儿;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我就喊他吃饭,得喊上三四遍他才出来;夜里一两点钟,他累了他先睡,我累了我先睡这一天我俩就没有什么话可说最近他越来越忙了,以前都是我开车带他出去演出(郭德纲不会开车),现在我就是逛商场给他买衣服和在家做饭作为妻子应该做的,我全做到了,还有些作为丈夫应该做的,比如买个粮食,换个煤气,换个灯泡,掏个水沟,这些我也都做了我舍不得让他干,他这么笨,身子还这么胖,要是弄摔了还麻烦他天天在外边挺累的,如果家里边的事还让他操心,那要我干嘛呢” 虽然王慧成了郭德纲背后的女人,但是德云社在王慧的协助经营下,办得有声有色王慧也偶尔也会在德云社“客串”一下,因此老郭的很多朋友都戏称德云社为“夫妻剧场” 成名了,咋说都行 不喜欢他说的!